学术交流

茗岭山中访茶仙

  作者:姚景强  日期:2016-01-05   浏览:  次


茗岭山中访茶仙--------------------姚景强

茗岭山中访茶仙

作者/姚景强

到浙江长兴的茗岭山去,并非是那里的山水风光和人文景观吸引了我,就为卢仝的一首诗。那里,据说是卢仝当年曾经生活过的地方。卢仝自号玉川子,是唐代“韩孟诗派”的重要诗人祖籍河北范阳,生于河南济源。但在大唐群星璀璨的茶文化名人中,卢仝是与“茶圣陆羽齐名的“茶仙学术界,有人做过这样的统计:中国七千多首茶诗文库中,在后世影响最为广泛传为千古绝唱并且诗中名句屡被历代文人骚客引用意义最为深远的还得首推玉川子卢仝的《走笔谢孟谏议寄新茶》

《走笔谢孟谏议寄新茶》,又称《七碗茶《茶歌》是卢仝品尝在常州为官的友人谏议大夫孟简所赠新茶之后的即兴作品。诗曰:“日高丈五睡正浓,军将打门惊周公。口云谏议送书信,白绢斜封三道印。开缄宛见谏议面,手阅月团三百片。闻道新年入山里,蛰虫惊动春风起。天子须尝阳羡茶,百草不敢先开花。仁风暗结珠琲瓃,先春抽出黄金芽。摘鲜焙芳旋封裹,至精至好且不奢。至尊之馀合王公,何事便到山人家。柴门反关无俗客,纱帽笼头自煎吃。碧云引风吹不断,白花浮光凝碗面。一碗喉吻润,两碗破孤闷。三碗搜枯肠,唯有文字五千卷。四碗发轻汗,平生不平事,尽向毛孔散。五碗肌骨清,六碗通仙灵。七碗吃不得也,唯觉两腋习习清风生。蓬莱山,在何处。玉川子,乘此清风欲归去。山上群仙司下土,地位清高隔风雨。安得知百万亿苍生命,堕在巅崖受辛苦。便为谏议问苍生,到头还得苏息否。”正是因为这首诗,使得卢仝名扬天下并戴上了“茶仙”的桂冠,还被日本尊为茶道始祖。但是,我读这首诗,却有两点疑虑和困惑:第一,诗中的“纱帽笼头自煎吃”怎么理解?查阅中国国际文化艺术出版社出版的《卢仝诗赏析》一书,其解释为纱帽”是“旧时男人用来遮盖头顶的纱巾”。一些“古诗鉴赏”类书籍,也把“纱帽”解释为“一般人用的纱巾之类”,还有的把“纱帽”说成是“乌纱帽的简称”。对于“笼头”则均无注释。我不禁自问:“难道‘纱帽’、‘纱巾’能自煎吃吗?”第二,为民请愿、对劳苦人民深同情安得知百万亿苍生命,堕在巅崖受辛苦两句诗,是卢仝亲眼目睹还是凭空想象?带着这些心中的疑团,我踏上了前往茗岭的征途。

深秋季节,秋高气爽。我和同行的狗万 万博_狗万 让球_狗万app ios卢广韶、卢乃礼两位副秘书长到达长兴县后,在县政协的指点下,先是参观了大唐贡茶院,然后乘车直奔茗岭山下的罗岕村

据导游讲,大唐贡茶院占地110亩,建筑面积达1.5万平方米,始建于唐朝大历五年(770),是中国历史上第一座专门为朝廷加工茶叶的“皇家茶厂”,连续进贡时间长达876年。其规模之大,历史之早,累贡之久,堪称世界之最。在导游的引领下,我们参观了贡茶院的陆羽阁、吉祥寺、东廊、西廊。在参观过程中,我注意到,以展示“茶圣”陆羽生平和《茶经》为主的陆羽阁,与供奉文殊圣佛的吉祥寺,南北对峙,雄踞于苍松翠林之中,昭示着禅茶一味的理想境界;西廊是由名人典故、摩崖石刻拓片或复制物、“二十八刺史”三大部分组成;东廊的贡茶制作、贡茶递送、品茗三绝、贡茶知识、茶艺流传、贡茶恢复等内容,则反映了贡茶的历史渊源。导游告诉我,这里三面环山,一面临湖,常年云雾缭绕、氤氲弥漫、气候温润,尤其适宜茶树生长。曾任湖州刺史的着名诗人杜牧有诗曰:“山实东吴秀,茶称瑞草魁”即此。这里古来素有“人间仙境”“中国茶乡”之称。早在1200多年前,陆羽曾来到这里采紫茗、记茶事、撰《茶经》。

参观即将结束时,我深表遗憾地对导游说:“我到长兴来,是想了解卢仝在这里的逸闻轶事的。据我所知,卢仝在江苏的扬州和你们浙江的长兴、嘉兴都或长或短卜居过,尤其是嘉兴乌镇的访卢阁,就因陆羽拜访卢仝而得名。这说明,陆羽与卢仝几乎是同时代的人并且是朋友。但在长兴城内,我问过不少人,都知陆羽是‘茶圣’而不知卢仝是何人,即使是大唐贡茶院也对卢仝未曾提及。”女导游沉思片刻后这样说:“据我了解的长兴历史文化,陆羽在长兴历时18年写出了《茶经》,尊为茶圣;卢仝元和六年(811年)到长兴茗岭课童艺茶,后在大唐东都着《茶歌》,后人尊茶仙湖州刺史裴汶着《茶述》,称其“茶神”。中国自晚唐始,南方茶坊皆供此三像,陆羽居中,卢仝、斐汶分居左右。不过,现在的茶坊就不尽其然了。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这些年来,长兴一直在打造陆羽文化,湖州市(长兴为湖州所辖)还成立了陆羽文化研究会。这样,提到陆羽似乎家喻户晓,而对卢仝自然知者甚少。导游说到这里,我忽然想起在陆羽阁参观时,阁内有一尊雕像:陆羽端坐中间,另有两人分列两边。为解其中之谜,我边走边问导游:“莫非陆羽阁内的雕像,正是‘茶圣’陆羽、‘茶仙’卢仝、‘茶神’裴汶吧?”也许从来没有人向导游提出过这个问题,也许她的导游词里,对于陆羽阁内那尊雕像根本就没有明确的解释,她先是一愣,继而莞尔一笑:“有可能,也许是吧。”闻其言,我想:此时此刻如能见到雕像的设计大师,该多好啊!也许他的设计理念源于古代茶坊。茫然中,我们告别了大唐贡茶院。

我一路思索乘车前往茗岭来长兴之前,我曾搜集到一些有关长兴的历史文化资料。茗岭,是洞山山脉的组成部分,位于长兴县西北部9公里的白岘乡罗岕村一带,是苏浙皖三省交界地明代周高起《洞山茶系》载:古有汉王,栖迟茗岭之阴,,踵卢仝幽致;阴山所产,香味倍胜茗岭,所认老君庙后一带茶,优唐、宋根株也。文中的“艺”所谓“课”者,乃教授也;“”者技能幽致”,在这里不是幽雅别致的意思,而是喻为深奥的道理概括地说,就是汉王刘秀曾栖居江苏宜兴南的茗岭(亦即长兴之北)茗庙,教授童子种茶技能。后卢仝来此学汉王之道,品茗岭之茶认为茗岭的阴山所产之,当优于茗岭其他地方所产。另有资料表明,卢仝在此植茶种于阴岭才“遂有茗岭之目”,使茗岭茶名扬天下。

从大唐贡茶院到位于长兴县西北的白岘乡罗岕村,半个多小时的车程。罗岕村,就在洞山脚下且山下就是平原,没有丘陵过渡带。在村里,我们找到了一位长者。他叫俞湘如,年已70岁。当我们说明来意后,他热情地接待了我们。在他家中,我看到正屋悬挂着一幅牡丹画,并配以楹联。上联:勤俭乃治家上策;下联:礼让为处世良规。落款是俞家声。我问:“俞家声是谁?”答曰:“我的叔父。”我说:“一看便知,你的叔父一定是个乡村贤达之人。”俞老先生激动而充满自豪地说:“那当然。我的叔父少读私塾后随湖州杨咏仙夫子学医并受业于浙西名士金涛先生帐下一生行医,悬壶济世业余以诗词、书画、根雕自怡,并且善饮,晚年自号罗岕茶叟对罗岕茶颇有心得,着有《杏香斋诗文集》。他90岁那年,也就是20096月去世了。他是我们这一带的百事通,要是他在世的话,会给你们讲很多茶人茶事的。”听他这么一说,我顿时来了兴趣,便问:“你听他说过唐代茶仙玉川子卢仝,在这里以洞为府,学汉王茶艺,后来曾着《七碗茶歌》的事吗?”他想了想说:“刘秀栖迟洞山,课童艺茶的事,老一辈人都听说过。相传王莽撵刘秀,天下大雪。刘秀从山上下来,把鞋子倒着穿。结果,王莽以为刘秀上了山,就往山上追。其实,刘秀藏在山下的土地庙里,躲过了一劫。至于卢仝,没听说过。不过,我的叔父在世的时候,似乎提到过一个姓罗的还是姓卢的,在我们罗岕村的山洞里住过。”提到山洞,我向俞老先生提出可否找个年轻人带路,亲眼目睹一下。只见他跺了跺脚,坚定地说:“我的身体结实着哪,走吧。”他边走边向我们介绍说:“这里的海拔高程399米,是未开发的风景区,由暗仙人洞、亮仙人洞、朝天洞、六眼神龟洞组成喀斯特溶洞群。长兴与宜兴交界的茗岭山中,还有好多好多山洞,据说洞洞相通,周回万里,从宜兴的山洞里撒一把稻糠,可以从长兴的山洞里流出。”说话间,我们沿着村道来到了村边的一块大石头旁。俞老指了指山脚下的一个洞口,说:“这就是暗仙人洞,又称暗洞。”来到洞前,看样子洞深不足20米,高约8米,洞内钟乳石垂累,水声叮咚,流水不绝。据俞老介绍,暗洞里边洞连洞,还有两个大溶洞,深不可测。在暗洞洞口上方数十米处,又有一洞,貌似天然旱井,名曰“朝天洞”。因洞口到井底深达10余米,加之井底黯淡无光,不敢贸然下去。俞老说,他年轻时下去过,井底有一宽大洞厅,有两个篮球场那么大。厅内钟乳、石墩、石笋林立,仿佛人间仙境。接下来,我们向明洞(亦称亮仙人洞)走去。明洞洞口在山腰上,洞深30米,高20洞内有形态各异的钟乳石。唐隐士韩湘居此。韩湘者,乃“八仙”之一的韩湘子也,唐代大诗人韩愈的侄我想,韩湘和卢仝都是唐代人,这里很有可能就是卢仝当年“以洞为府”、“课童茶艺”之居所。

我站在半山腰一块硕大的石头上,望着山巅林木茂盛,植被丰富,群峰叠翠秀丽景色,正看的兴趣盎然,俞老兴致勃勃地对我说:“那山顶叫纱帽顶”,不待俞老说完,我急忙打断他的话,问道:“纱帽顶?”“是呀。”他向我解释说:“古时候,山顶上长了很多好大好大的竹子,竹林后面的背荫处,长着一大片茶树,因竹子的树冠像官员的乌纱帽,人们就称那山顶叫纱帽顶,后来茶人常以纱帽作为纱帽顶所采之茶的代称。”哦,原来是这样!感叹之余,我问俞老:“你们这里还有笼头顶吗?”“有啊。”他说,“不过,笼头顶在茗岭的山那边,在宜兴境内,也是因山顶竹子的树冠像蒸馍的笼头而得名。”俞老话音刚落,我就情不自禁地对他说:“太好了!我终于弄清楚了卢仝《七碗茶歌》中‘纱帽笼头自煎吃’的含义了!”

是啊,往事越千年,多少人咏茶歌,唱茶歌,赞茶歌,却没有人真正把“纱帽笼头”解释清楚,更有历代注释者机械地、教条地单从字面上将其解释为“纱巾”或“乌纱帽”之类。如此这般云云,完全违背了卢仝的诗意。但愿从此而始,矫枉过正。

望着茗岭陡峭的山崖,卢仝《七碗茶歌》中茶农“堕在巅崖受辛苦”的情景,仿佛又浮现眼前。也许有人说,《七碗茶歌》中所饮之茶是阳羡茶,洞山也好茗岭也罢,所产之茶则是岕茶,地形地貌和茶的品种不可同日而语。其实,据考证,在盛唐茶事里,宜兴的阳羡茶和长兴的茶同被列为贡茶宜兴与长兴一岭之隔,因皇家的第一座贡茶院建在长兴,岕茶的名气因此而趋之于阳羡茶之上。阳羡茶盛于唐宋到了明清称之岕茶。难怪明末陈贞慧在《秋园杂佩》中谈到岕茶时说阳羡茶数种,岕茶为最;岕数种,庙后为最。这里说得非常明白,意为阳羡茶种类很多,其中之一的岕茶最好;岕茶也有数种,庙后所产之茶最优。庙后乃汉王刘秀当年避难的茗庙(今称土地庙)之后,此庙今日尚存。我想,文学源于生活,诗亦然。卢仝在茗岭“以洞为府”的生活经历或曰所见所闻,为他后来收到将军捎来谏议大夫孟简所赠新茶即兴创作的《七碗茶歌》,打下来坚实的基础。否则,他怎知“纱帽”与“笼头”和茶农悬崖采茶艰辛事?正因为卢仝有了茗岭的那段经历,他才知道那茶何时采摘、采自何处,如何制作,等等。他在诗中把饮茶的感受上升到精神境界之后,又写出了对劳苦人民的深刻同情。从这个意义上说,《七碗茶歌》也是一首卢仝向封建统治者抗议的战歌!

中午时分,我们告别了俞老。望着他远去的身影,我默默地想:来长兴,不虚此行。回首再望茗岭,更是感慨万千:壮哉,茗岭——无愧于中国的茶乡,这里哺育了一代代茶人,这里更是茶人寻觅的圣地。“茶圣”陆羽与茗岭有缘,着《茶经》;“茶仙”卢仝与茗岭有缘,写《茶歌》。岁月悠悠故人去,“陆卢遗风”今犹在。我被茗岭陶醉了!







中国卢仝文化研究基地-狗万 万博_狗万 让球_狗万app ios © 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豫ICP备15016479号-1

地址:河南省济源市思礼镇文化中心 邮编:454650 电话:0391-6768629 邮箱:JYSLTWHYJH@163.com

Copyright © www.lutongwenhu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济源易网

网站访问:


官方微信 扫描关注